首页>>国际

东西问丨魏青:永泰庄寨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乡村生生不息?

2022-05-18 15:46:12 | 来源:创见官网
小字号

免费av图片【输-入*网,址→【haiya点tv】←选/妞】浏.览.器.打开.需.大保健.学生.品茶.上门.服务在线选M上-门.服/务起底辱母案催债团伙:涉多起借贷案10余人被抓

  (东西问)魏青:永泰庄寨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乡村生生不息?

  中新社福州5月17日电 题:永泰庄寨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乡村生生不息?

  ——专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文化遗产管理研究专委会秘书长魏青

  中新社记者 林春茵

  2022年3月初,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的谷贻堂、绍安庄、积善堂“黄氏父子三庄寨”,被世界建筑文物保护基金会(WMF)列入《2022世界建筑文物观察名录》,为中国唯一。2018年,永泰县的爱荆庄获得了联合国亚太遗产保护奖。

  永泰庄寨何以进入国际视野?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乡村生生不息?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文化遗产管理研究专委会秘书长魏青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对此作出解读。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世界建筑遗产多姿多彩,永泰庄寨是怎样的一种建筑?

  魏青:福建有土楼、土堡、围屋等多种乡土民居形式,体现了它的地理、文化多样性。永泰庄寨深藏于中国福建戴云山区,是一种基于山林经济、居防一体的乡土建筑,也是永泰地区家族解决现实问题和发展需求采取的一种应对机制。

  永泰庄寨以家(户)为单位聚居,形成生产、生活、军事防御、文化传承的小单元,并以契约建立起对周边山林资源的掌控和组织,通过开发山林资源积累财富,推动宗族发展。

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的积善堂。魏青 摄

  永泰庄寨出现的时间可追溯至明代,到清代进入建造的鼎盛时期,现存较好的有152座,分布于永泰县境内的9个镇、12个乡,绝大部分位于中国传统村落中。其中,积善堂、绍安庄、f平庄、青石寨、中埔寨已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谷贻堂、荣寿庄、爱荆庄等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庄寨外部由夯土墙和铳楼构成防御性围护结构,内部是围绕厅堂、等级鲜明的堂横式院落。厅堂是整个庄寨内部空间的核心,围绕厅堂的是等级分明的居住空间。与防御森严的外表不同,庄寨内部充满生活气息,展现了儒家文化对理想居所的向往。

  庄寨各处的纹样雕刻、楹联牌匾,也蕴含着庄寨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家风家道的传承。柱上悬挂的楹联、彩绘上的诗文,如宁远庄的“欲高门第须为善、要好儿孙在读书”、三对厝的“文章华国”“诗礼传家”等,营造出浓郁的文化氛围,都在教育庄寨人注重礼教、仁爱善良、耕读传家,于无声处教化族人、凝聚族人。

溪北三堂家训。张培奋 摄

  中新社记者:《2022世界建筑文物观察名录》中,来自全球24个国家25处建筑遗产地共同入选,永泰庄寨有怎样的世界性意义?

  魏青:作为一类少为人知的建筑形式和中国传统家族生存智慧,永泰庄寨彰显于国际视野,既将中国民间乡土社会解决人地关系的智慧传递给世界,又在向世界讲述更充实、更丰富的人类社会发展演进的故事,同时将永泰传统村落可持续发展实践推向世界。

  永泰庄寨展现了福建乃至整个中国传统乡土社会的多样性。WMF支持复兴庄寨文化遗产,希望通过为当地产品打造新品牌,振兴传统山林经济,使经济模式不只依靠旅游产业,而是多元化发展。

  中新社记者:进入国际视野的永泰庄寨,承载着怎样的中国智慧?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乡村、村落家族故事的生生不息?

  魏青:永泰庄寨反映出明中叶至清末闽中东部近海山区的山林开发进程,也体现了家族生存和繁衍模式,是中国家族制度及家族观念在闽中山区具体而特殊的体现形式。永泰庄寨内在机制具有创新性、适应力、特殊性,体现在它的山林经济模式和家族契约纽带,体现了处理人地关系的智慧。

  中国大的历史背景中,中国乡村不只是耕田主导的农耕文化,还有山林经济这样的经济形态。永泰庄寨的山林经济体现了明清时期新的经济产业发展阶段,闽东木材作为建筑材料消耗,对全国特别是江浙地区明清以来的城镇化发展有重要支撑作用。

  永泰的地形切割,导致历史上家族很难在固定的地理空间内聚族而居,形成具有较大规模的村落,而是单个家族小庄寨孤零零地存在。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家族延续一二百年,逐步掌控庞大而分散的田林资源,并且有经济、文化上的深厚积累和传承?除了宗族制度强化的血缘纽带,还有稳定持久的契约关系。

  由于山林经济比以年为周期的农耕有更长的经济循环周期,所以需要更强的经济约束与保障手段。永泰庄寨的契约组织形式具有一定现代性,例如明确利益相关人,明确山林田地甚至庄寨一间房的归属。

  永泰庄寨的建筑及其中保留的大量契约文书,让永泰的契约组织关系有了物质和文字的对照证明,为深入了解明清时期闽中山区开发进程,尤其是家族作为最基层的社会治理单元,通过血缘、地缘和契约关系共同应对政治制度变革、动荡社会环境和自然条件限制的生存策略,提供了充分证据。

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的万安堡。张培奋 摄

  中新社记者:永泰庄寨深藏于山区,历经数百年风雨沧桑,是如何开展永续保护的?

  魏青:永泰庄寨与乡土社会、家族传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正因为家族观念、情感和祭祀传统的延续,庄寨的核心社区——建造者的家族后人依然维持着和庄寨的紧密联系,使庄寨在当下仍具有一定的生命力。

  随着遗产保护、乡村振兴和文化复兴不断热化,族人们合众出资出力修缮庄寨的举措日益增多,还专门成立了庄寨保护与发展理事会,在抢修庄寨本体、挖掘宗族文化、举办族亲活动、推动招商引资、落地业态运营、参与新农村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同时,永泰庄寨周边田林资源对应的农林生产活动仍在持续,虽然与历史上的资源利用方式有所区别,但仍保持了较好的农林耕作状态。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大背景下,庄寨开始寻求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如田园综合体开发、动植物资源观赏、农林活动体验、传统民俗文化体验等。在保护庄寨遗产的同时,探索延续和复兴传统山林经济的方式,是永泰庄寨可持续发展的必要尝试。

永泰同安镇三捷村内,一座由青石建成的庄寨——仁和庄。赖泽樟 摄

  中新社记者:列入名录后,永泰庄寨如何基于遗产价值,去探索可持续发展模式,拓展国际合作?

  魏青:列入《2022世界建筑文物观察名录》,并不是因为庄寨保护得不好。实际上,永泰庄寨经过多年努力,本体保护威胁不大。对永泰庄寨的保护,还要从其经济根源出发,延续其特殊的山林经济,基于庄寨遗产价值拓展包容性发展的路径。

  原本山林经济的当代延续,要寻找对资源利用最合理、与劳动力匹配、收益最大的方式,让传统林业中的经济作物、果树等更契合今天的市场需求。这需要引入当代理念、知识和方法,更广阔的视野和多方面的资源支持。

  可持续的旅游发展也是一条重要路径。庄寨有独特的价值,但也面对位置偏僻、资源分散等挑战。通过遗产价值的挖掘,将庄寨和周边环境作为一个整体,融合遗产和自然教育,为游人提供传统生存发展智慧的体验,开拓可持续的文化旅游模式,是一个方向。

  庄寨发展的最终目的,是希望遗产价值不仅可以作为当地民众获得美好生活的重要资源,也可以成为强化不同代际成员情感联系和合作关系的纽带,使物质遗产和家族都获得生生不息的活力。

  列入《2022世界建筑文物观察名录》,让永泰庄寨在未来构建可持续发展模式上,通过国际平台寻求合作迈出重要一步。未来两年时间里,WMF将在一定范围内提供资金支持,并将在国际专家智库和推广平台上给庄寨创造更多机遇。永泰庄寨也将与WMF携手开展从价值研究阐释、空间活化利用到遗产展示阐释在内的一系列项目,促进中西方文明交流互鉴。(完)

  受访者简介:

  魏青,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文化遗产管理研究专委会秘书长,曾主持完成多种类型文化遗产的保护规划编制,主持四川汶川大地震后都江堰二王庙抢救修复工程和厦门鼓浪屿申报世界遗产全程服务咨询工作。

【编辑:黄钰涵】


  
(责编:admin)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